賈靜雯發聲「愛奇兒家庭救助計畫」 親訪身心障礙者家庭

近期在新作《瀑布》中再度飾演母親的金鐘視后賈靜雯,應愛最大慈善光協會之邀,為天使心家族基金會的「愛奇兒家庭救助計畫」發聲,她親自走訪擁有兩位自閉兒的孫爸爸家庭。

賈靜雯為天使心家族基金會的「愛奇兒家庭救助計畫」發聲。(圖/愛最大慈善光協會提供)
賈靜雯為天使心家族基金會的「愛奇兒家庭救助計畫」發聲。(圖/愛最大慈善光協會提供)

將心比心地傾聽,更進一步得知愛奇兒家庭面臨的窘迫,需要社會大眾給予關懷。賈靜雯表示:「你可能不知道,根據衛福部統計,全台約有高達81萬個愛奇兒(身心障礙者)的家庭。」又感性說:「愛奇兒的父母要花比一般人多百倍的努力,才可能守護好自己的孩子。」

賈靜雯前往愛奇兒家庭探訪,認識了孫雲龍夫妻。(圖/愛最大慈善光協會提供)
賈靜雯前往愛奇兒家庭探訪,認識了孫雲龍夫妻。(圖/愛最大慈善光協會提供)

賈靜雯響應「愛奇兒家庭救助計畫」,在百忙之中排出檔期,前往愛奇兒家庭探訪,認識了孫雲龍夫妻,孫爸爸本身是哲學碩士,為了照顧孩子在五年前辭去工作,孫太太則擔任國小特教組長,本身是愛奇兒家長的她,也將愛與經歷回饋在校園有需要的孩子身上。

孫爸爸提到二兒子「曼波」臉上滿是疼惜,「弟弟是極重度的自閉症和全面性發展遲緩,沒有語言表達能力,但是活動力很強。會一直亂跑。」但他表示最難過的是,曼波始終在自己的世界裡,「他會忘記我們,我們在他的世界似乎是不存在的。我看著他一直跑、一直跑,連頭都不回,我的心整個都冷了,很害怕有一天他會不會就不見了。」

事實上,孫家曾因曼波走丟,有過三次正式報警的紀錄。孫爸爸還曾浮現一個念頭,「會不會他真的不見了,我的人生就可以整個重來,就不會困在這裡。」當下寒顫直上腦門,「我整個人發冷發抖,覺得自己瘋了,更為自己的可怕想法感到罪惡。」賈靜雯聽完相當心疼,不忍心於愛奇兒父母的際遇,也一起紅了眼眶。

在探訪愛奇兒家庭後,讓賈靜雯頗有感觸,「照顧的壓力和社會的接納不足,讓愛奇兒父母有很多無奈,需要被支持和同理心對待,希望透過努力,讓大家了解愛奇兒家庭、知道一群需要被暸解的父母。」賈靜雯表示,愛奇兒的父母需要用100倍的力氣,才能守護自己的孩子。很多時候搭乘交通工具時小孩很吵,但他們也是百般不願意的。而提及看過國外影片,有人就發棒棒糖陪著愛奇兒玩,賈靜雯認為:「那是同理的表現,讓愛奇兒的父母暫時卸下重擔、不寂寞。」

而本身有三個女兒的賈靜雯自曝是個「操心行母親」。(圖/愛最大慈善光協會提供)
而本身有三個女兒的賈靜雯自曝是個「操心行母親」。(圖/愛最大慈善光協會提供)

而本身有三個女兒的賈靜雯,被問到是否會擔心孩子的未來?她侃侃而談指出,只要是父母都會擔心自己的孩子,她一笑自認:「尤其,我是比較操心型的母親。」表示是跟著孩子成長而成長,才悟出:「擔心不能解決一切事情,只是徒增自己煩惱,倒不如學著放鬆,陪孩子面對人生起伏。」

她舉例女兒有讓她擔心,「她從小碰撞很多,個性是先做了再說,東西拿起來就先放嘴巴,我真的神經會很緊蹦。」後來賈靜雯發現與其擔心,女兒還是會碰撞,「不如先跟她講完,只要評估沒有危險,就試著放手,不要保護得太好。」媽媽賈靜雯得到的收獲是,「從她身上看到我在緊張,孩子總會想探索這個世界,就陪著她,就算受傷了,我在旁邊就好。」

另外,忙碌於工作和家庭之間的賈靜雯,被問到如何喘息、紓壓?她的答案令人難忘:「我出來工作也是一種放鬆!」她表示自己跟孩子相處很緊密,有時關係比較緊張時,「工作也是透氣。」又分享:「我學到一點,就是跟小孩相處不能只要求,而是要換位思考跟她們一起玩。」日前三級警戒時,賈靜雯發明很多遊戲,有做給寵物的樂高樂園,並配合轉換成兒童的語言跟著她們思考。但她也不忘求取平衡點,「換作我要放鬆時,我毫不保留,例如,這1小時我要做運動,她們要不加入,要不就在旁邊吵吵鬧鬧,我當作是修煉。」賈靜雯分享邊玩邊生活很重要,「起碼我還能做到自己的事情,把運動做好!」

親自走訪擁有兩位自閉兒的孫爸爸家庭。(圖/愛最大慈善光協會提供)
親自走訪擁有兩位自閉兒的孫爸爸家庭。(圖/愛最大慈善光協會提供)

提到疫情間很多父母都瀕臨崩潰邊緣,賈靜雯說自已也不例外,家裡小的兩個女兒,一早就迫不急待換上公主裝,「一大早拿我的化妝品塗滿臉,眼影、耳環、貼紙、亮片,全部都打扮好,但我就很崩潰,唇膏斷一半、腮紅挖一坨。」讓她又好氣又好笑的是,女兒擦口紅到後來還會叫她幫忙把多出來的擦掉,「把我當現成的化妝師是吧!」疫情期間每天在崩潰中幫女兒卸妝甦醒,賈靜雯笑說:「還好我的職業是演員,化妝、卸妝、打扮對我來講算滿輕鬆的。」也開心女生就是愛漂亮,「不會打打鬧鬧,就是愛角色扮演,這是生女兒可愛的地方。」

【TVBS新聞網/廖福生】

資料來源:https://reurl.cc/NZXlqe